Joe Blommaert在荷兰长大,他亲身体验了创意思维和前沿工程设计所能取得的成就。他看到了堤坝和运河是如何保护土地不受北海的影响:考虑到荷兰三分之一的土地位于海平面以下,这可是项不小的成就。

“我喜欢工程设计,”Blommaert 解释道。“将科学原理与打破思维定势的想法相结合,可以解决巨大的挑战。”

今天,作为埃克森美孚低碳方案业务的总裁,Blommaert采用同样的思维方式来应对另外一项重大挑战:通过部署捕集和安全封存二氧化碳 (CO2) 排放的技术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这项工作的核心是在两个难以脱碳的行业——重工业和发电行业扩大碳捕集与封存 (CCS) 的规模。这两个行业的排放量加起来约占世界排放量的70%,捕集这些排放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实现《巴黎协定》的世界气候目标。

埃克森美孚在全球捕集的人为二氧化碳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多,因此完全有条件开发和规模化CCS解决方案。

目前,埃克森美孚还携手外部组织研究一些有前景的创新,包括通过空气直接捕获技术清除大气中的排放物,以及利用碳酸盐燃料电池捕集发电厂或制造设施烟气流中的工业排放物。

作为减少工业排放努力的一部分,Blommaert及其团队正在寻求对这些突破性的脱碳技术组合进行商业化和部署。这是一项细致的工作,以大规模的复杂技术为中心,并且涉及到一个不断扩展的利益相关者网络。进度需要以月和年来衡量,而非日和周。

今年早些时候,低碳方案业务 (Low Carbon Solutions) 还提出了一项涉及政府机构、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合作,在休斯顿航道 (Houston Ship Channel)发展CCS的倡议。一旦全面实施,该项目可在2040年之前每年捕集并永久封存约 1亿公吨的二氧化碳。

Blommaert最近抽出时间时间介绍了低碳方案业务,以及埃克森美孚在帮助全球降低排放和推动脱碳方面所做的工作。

通过低碳方案降低全球排放量:Joe Blommaert 访谈

Energy Factor (EF):在减排方面,公司正在采取哪些行动?

Joe Blommaert (JB):相当多!我们最近推出了低碳方案业务,计划未来四年在低排放能源解决方案方面投资30亿美元。我们最初的重点领域之一是扩大碳捕获与存储的规模。这是一项壮举,但是鉴于我们在运营大型项目方面的经验,我们非常适合开展这项工作。以我们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为依托,对最有前景的的创新进行规模化,从而支持我们的上游、下游和化工业务。低碳方案业务将利用这些专业知识来规模化最有前景的CCS创新。

EF:碳捕获与存储能否充分发挥其潜力?

JB:CCS目前正在推进。埃克森美孚是首家二氧化碳捕获量超过1.2 亿公吨的公司,这相当于每年2,500 多万辆汽车的排放量。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捕集了人类活动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总量的40%。我们现在正在利用这些专业知识来开发从天然气废气中捕集二氧化碳的技术。这些气体中的二氧化碳浓度更低,捕集难度更大。 

另一方面,碳储存也需要大量投资,包括选择可以将二氧化碳安全、可靠和永久地封存的地下封存点。埃克森美孚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对地质学和储层工程具有深刻的了解,这有助于公司确定和选择一些最具前景的二氧化碳长期封存机会。

EF:世界能否在不实施CCS的情况下实现气候目标,包括《巴黎协定》中的目标?

JB:简短的回答是不能。国际能源署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表示,如果没有大规模实施CCS,要达到净零排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实是,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世界许多地方对可负担的能源和产品的需求将继续增长。而像天然气这样的低排放替代选择,再加上CCS、生物燃料和氢气,将有助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满足这一需求。在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同时为世界提供其所需要的可负担的能源和产品,需要采取“全方位的方法”,包括可再生能源、低排放生物燃料和CCS。

EF: 您能否向我们进一步介绍一下休斯顿的CCS 创新区?

JB:CCS创新区很有可能会改变行业格局。这个概念部署在休斯顿航道沿线,最终可以实现每年1 亿公吨的二氧化碳捕集与永久封存量,是当前世界捕集和封存量的四倍。从这个角度来看,它有可能捕集的二氧化碳量相当于整个加利福尼亚州都被森林覆盖的数量。 该地区可以捕集在休斯顿航道内及其周边运营的石化、制造业和发电站的二氧化碳排放,然后将其安全和永久地封存在墨西哥湾下的地质构造中。 CCS创新区概括了我们在开发可扩展的解决方案以帮助降低世界排放的愿景。它是雄心勃勃的,变革性的,需要与学术界、工业界和各级政府等众多利益相关者协作。

EF:为什么休斯顿是CCS 创新区的理想地点?

JB:答案是位置、位置、位置。该航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业走廊之一,多个来源的排放物位于其附近。另外,这条航道还靠近墨西哥湾的大型地质构造,据美国能源部,这种地质构造可以容纳5,000亿公吨的二氧化碳。 打个比方,这相当于美国130多年的工业和发电总排放量可以永久封存在墨西哥湾深处。因此,正如阳光充足的美国西南部是太阳能发电的理想之地,中西部的多风平原是风力发电的极佳选择那样,美国墨西哥湾和休斯顿是部署大型工业CCS 中心的完美之地。在休斯顿之外,CCS创新区也可以作为一个蓝图,为亚洲和欧洲一些世界其他工业区发展碳捕集中心提供借鉴。

EF:除了CCS 之外,低碳方案业务还在开发其它哪些减排技术?

JB:CCS是我们技术组合中的关键部分。氢也是一个重点。从天然气最重要的成分——甲烷中去除碳,可以获得氢气,用于发电或驱动汽车。生物燃料也是我们低碳解决方案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

EF:最后,在政策方面,需要什么来鼓励对CCS 及其它减排技术的投资?

JB:埃克森美孚正在评估的CCS机会有可能与现有技术共同推进大规模的、改变行业格局的减排。在有效的政策方面,对我们来说,首先需要通过确定碳的市场价格来了解碳的价值。这将为推动投资提供明确性和稳定性。我们认识到,单独依靠任何一项技术都不能实现低碳目标。因此,我们需要为所有技术提供支持,在促进全球持续增长和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应对气候变化。稳定的、支持性的政策和监管框架至关重要,可以使新技术和基础设施按照必要的速度和规模发展,从而帮助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这包括可以通过各种机制提供的持久激励措施,例如补助金、税收抵免(包括在美国扩大45Q税收抵免的机会)或低息贷款。此外,政府为研究和发展持续提供长期支持也至关重要。为CCS提供初步的政策支持,最终可以促进有效市场的发展,从而推动成本下降,并刺激对新的碳捕集技术、低排放氢气生产、直接空气捕集和其它解决方案的额外投资。

详细了解埃克森美孚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我们的2025年减排计划

Tags

  • icon/text-size
You May Also Like

探索 更多

测试,改进,发展
净化空气:液化天然气在亚太地区的发展前景
新农业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