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Blommaert在荷蘭長大,他親身體驗了創意思維和前沿工程設計所能取得的成就。他看到了堤壩和運河是如何保護土地不受北海的影響:考慮到荷蘭三分之一的土地位於海平面以下,這可是項不小的成就。

「我喜歡工程設計,”Blommaert 解釋道。“將科學原理與打破思維框架的想法結合,可以解決巨大的挑戰。」

今天,作為埃克森美孚低碳方案業務的總裁,Blommaert采用同樣的思維方式來應對另外一項重大挑戰:通過應用捕捉與安全儲存二氧化碳 (CO2) 排放的技術來幫助應對氣候變化挑戰。

這項工作的核心是在兩個難以脫碳的行業——重工業和發電行業擴大碳捕捉與儲存 (CCS) 的規模。這兩個行業的排放量加起來約占世界排放量的70%,捕捉這些排放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實現《巴黎協定》的世界氣候目標。

埃克森美孚在全球捕捉的人為二氧化碳比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多,因此完全有條件開發和規模化CCS解決方案。目前,埃克森美孚還攜手外部組織研究一些具前景的創新技術,包括通過空氣直接捕捉技術清除大氣中的排放物,以及利用碳酸鹽燃料電池捕捉發電廠或製造設施煙氣流中的工業排放物。

作為減少工業排放的一部分,Blommaert及其團隊正在推動對這些突破性的脫碳技術組合的商業化和應用。這是一項嚴謹的工作,以大規模的複雜技術為中心,並且涉及到一個不斷擴展的持分者網絡。進度需要以月和年來衡量,而非日和周。

今年年初,低碳方案業務 (Low Carbon Solutions) 還提出了一項涉及政府機構、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合作,在休斯頓航道 (Houston Ship Channel) 發展CCS的倡議。一旦全面實施,該項目可在2040年之前每年捕捉並永久封存約 1億公噸的二氧化碳。

Blommaert最近抽出時間介紹低碳方案業務,以及埃克森美孚在幫助全球降低排放和推動脫碳方面所做的工作。

通過低碳方案降低全球排放量:Joe Blommaert 訪談

Energy Factor (EF):在減排方面,公司正在採取哪些行動?

Joe Blommaert (JB):相當多!我們最近推出了低碳方案業務,計劃未來四年在低排放能源解決方案方面投資30億美元。我們最初的重點領域之一是擴大碳捕捉與儲存的規模。這是一項壯舉,基於我們在管理大型項目方面的經驗,我們絕對是開展這項工作的合適人選。有賴我們的工程師和科學家,我們對最有前景的創新技術規模化,從而支持我們的上游、下游和化工業務。低碳方案業務將利用這些專業知識來規模化最有前景的CCS創新技術。

EF:碳捕捉與儲存能否充分發揮其潛力?

JB:CCS目前正在積極發展。埃克森美孚是首間二氧化碳捕捉量超過1.2 億公噸的公司,這相當於每年2,500 多萬輛汽車的排放量。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捕捉了人類活動所產生的二氧化碳總量的40%。我們現在正在利用這些專業知識來開發從天然氣廢氣中捕捉二氧化碳的技術。這些氣體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更低,捕捉難度更大。

另一方面,碳儲存也需要大量投資,包括選擇可以將二氧化碳安全、可靠和永久地封存的地下封存點。 埃克森美孚的工程師和科學家對地質學和儲層工程具有深刻的了解,這有助公司決定和選擇一些最具前景的二氧化碳長期封存機會。

EF世界能否在不實施CCS的情況下實現氣候目標,包括《巴黎協定》中的目標?

JB:簡單來說是不能。國際能源署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表示,如果沒有大規模實施CCS,要達到淨零排放「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實是,隨著人口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世界許多地方對可負擔的能源和產品的需求將繼續增長。而像天然氣這樣的低排放替代選擇,再加上CCS、生物燃料和氫氣,將有助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滿足這一需求。在應對氣候變化影響的同時為世界提供所需要的可負擔能源和產品,需要採取「全方位的方法」,包括可再生能源、低排放生物燃料和CCS。

EF: 您能否向我們進一步介紹休斯頓的CCS 創新區?

JB:CCS創新區很有可能會改變行業格局。這個概念應用在休斯頓航道沿線,最終可以實現每年1 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捕捉與永久封存量,是當前世界捕捉和封存量的四倍。從這個角度來看,它有可能捕捉的二氧化碳量相當於整個加利福尼亞州都被森林覆蓋下可捕捉的數量。 該地區可以捕捉在休斯頓航道內及其周邊運營的石化、製造業和發電站的二氧化碳排放,然後將其安全和永久地封存在墨西哥灣下的地質構造中。 CCS創新區概括了我們透過開發可擴展的解決方案以幫助降低世界排放的願景。它是雄心勃勃的,變革性的,需要與學術界、工業界和各級政府等眾多持分者協作。

EF:為什麼休斯頓是建立CCS 創新區的理想地點?

JB:答案是位置、位置、位置。該航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工業走廊之一,多個來源的排放物位於其附近。另外,這條航道還靠近墨西哥灣的大型地質構造,據美國能源部研究,這種地質構造可以容納5,000億公噸的二氧化碳。 確切來說,這相當於把美國130多年的工業和發電總排放量永久封存在墨西哥灣深處。因此,正如陽光充足的美國西南部是太陽能發電的理想之地,中西部的多風平原是風力發電的極佳選擇那樣,美國墨西哥灣和休斯頓是部署大型工業CCS 中心的完美之地。在休斯頓之外,CCS創新區也可以作為一個藍圖,供亞洲和歐洲一些世界其他工業區發展碳捕捉中心借鑒。

EF:除了CCS 之外,低碳方案業務還在開發其它哪些減排技術?

JB:CCS是我們技術組合中的關鍵部分。氫也是一個重點。從天然氣最重要的成分——甲烷中去除碳,可以獲得氫氣,用於發電或發動汽車。生物燃料也是我們低碳解決方案組合的重要組成部分。

EF:最後,在政策方面,需要什麼來鼓勵對CCS 及其它減排技術的投資?

JB:埃克森美孚正在評估的CCS機會有可能與現有技術共同推進大規模的、改變行業格局的減排。在有效的政策方面,對我們來說,首先需要通過確定碳的市場價格來了解碳的價值。這將為推動投資提供明確性和穩定性。我們認識到,單獨依靠任何一項技術都不能實現低碳目標。因此,我們需要為所有技術提供支持,在促進全球持續發展和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時應對氣候變化。穩定的、支持性的政策和監管框架至關重要,可以使新技術和基礎設施按照必要的速度和規模發展,從而幫助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這包括可以通過各種機制提供的持久鼓勵措施,例如補助金、稅收抵免(包括在美國擴大45Q稅收抵免的機會)或低息貸款。此外,政府為研究和發展的持續支持也至關重要。為CCS提供初步的政策支持,最終可以促進有效市場的發展,從而推動成本下降,並刺激對新的碳捕捉技術、低排放氫氣生產、直接空氣捕捉和其它解決方案的額外投資。

詳細了解埃克森美孚如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以及我們的2025年減排計劃

Tags

  • icon/text-size
You May Also Like

探索 更多

淨化空氣:液化天然氣在亞太地區的發展前景
能源轉型:中國潔淨能源
我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回應:面對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