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的能源需求预计将随着人口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而上升。与此同时,该地区的许多国家已经根据《巴黎协定》制定了在未来几十年内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为了满足这些需求,包括埃克森美孚在内的众多企业正在不断发展应用低碳解决方案,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并采用碳捕获与存储 (CCS) 等技术来降低碳排放

埃克森美孚在今年早些时候推出了新的低碳方案业务,该业务专注于 CCS 技术,针对的是特别难以脱碳的高排放行业,如发电和工业制造。

CCS 的工作原理是捕获原本会从工业活动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然后将其放回地球,注入到深层地质构造中,进行安全、可靠和永久的封存。

国际能源署总干事 Fatih Birol 表示,这是一项以最低社会成本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关键技术。

他说:“如果没有 CCS 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实现全球气候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1]

实现这些目标还应获得政策支持,以帮助刺激所需的投资,使 CCS 的部署速度和规模达到《巴黎协定》的基准。各国政府应建立持久的监管和法律环境,并实施相关政策,使 CCS 能够获得与其他减排努力类似的直接投资和激励。

建立碳市场价格将发挥重要作用,为推动投资提供所需的明确性和稳定性。

引领发展

埃克森美孚在 CCS 技术方面拥有超过三十年的经验,是第一家捕获二氧化碳数量超过 1.2 亿公吨的公司,相当于 2500 多万辆汽车一年的排放量。埃克森美孚捕获的二氧化碳数量达到了历史上所有人为二氧化碳的40% 左右。

低碳方案业务还将利用公司在制氢方面的经验,这是另一种可能在未来几年发挥关键作用的能源。埃克森美孚计划在 2025 年前对低排放能源方面投资超过 30 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伍德伦表示,新业务表明“埃克森美孚致力于满足人们对可负担能源的需求,同时减少排放和管理气候变化风险”。“我们拥有的专业能力可以帮助将技术推向市场,并带来有意义的改变。”

埃克森美孚低碳方案业务目前在评估世界各地多个 CCS 机会,包括:

  • 新加坡 –埃克森美孚正在评估建立 CCS 中心以捕获、运输和存储亚太地区工业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的潜力。这一概念基于一项捕获新加坡生产设施排放的二氧化碳计划。
  • 荷兰 – 埃克森美孚在鹿特丹港二氧化碳运输中心和海上存储项目中拥有股份,该项目被称为 Porthos。Porthos 项目旨在收集来自工业源排放的二氧化碳,并通过管道将其输送至枯竭的北海海上气田。埃克森美孚还参与H-Vision 研究,致力于在鹿特丹大规模生产低碳氢。
  • 比利时 – 埃克森美孚正在欧洲最大的一体化能源和化学品基地安特卫普港参与多方利益相关者成立的 CCS 项目。该项目将收集来自工业源的二氧化碳排放以进行存储。
  • 苏格兰 – 埃克森美孚通过其在苏格兰东北部 SEGAL 系统中的合资企业,正在推进支持 Acorn 项目的讨论。该项目将从St. Fergus天然气处理综合装置收集二氧化碳,并运输和存储于海上气藏中。
  • 卡塔尔 -埃克森美孚是卡塔尔石油公司现有多家合资企业的合作伙伴,后者位于Ras Laffan的CCS项目年捕获能力为210万公吨。埃克森美孚正在评估在该地区增加捕获能力的机会。
  • 美国墨西哥湾沿岸 – 埃克森美孚正在评估大规模 CCS 中心概念的开发,这一概念可以使休斯顿航道及其周边的重工业区有效脱碳。
  • 美国怀俄明州 –埃克森美孚在推动扩建La Barge CCS设施的许可,这将使每年的二氧化碳捕获量增加100万公吨。现有设施目前每年可捕获约700万吨二氧化碳,在世界上所有工业设施中二氧化碳捕获量最大。

自2000年以来,埃克森美孚已投入100多亿美元在其业务运营中开发和部署更高效和更低排放的能源解决方案。公司与美国、欧洲和亚洲的约80所大学合作,探索新一代能源技术。

埃克森美孚还与工业界、学术界和政府的多个伙伴开展合作,降低二氧化碳捕获成本并提高效率。  其中包括与 FuelCell Energy 合作,从工业装置中捕获二氧化碳,以及与 Global Thermostat 合作,从空气中直接捕获二氧化碳。

埃克森美孚在科学、研究和技术方面的创新历史和专业能力使其在亚太地区和世界向低碳未来迈进的过程中具有竞争优势。

 

 

审慎性声明

本文中对未来事件、投资机会或条件的陈述均为前瞻性声明。未来的实际结果,包括项目计划和时间表、未来的减排量和排放强度、碳捕获结果以及运营和技术带来的影响,可能取决于以下各种因素:及时、成功地执行运营目标的能力;国家、区域和当地政策;法律和法规的变化,包括有关温室气体排放和碳成本的法律和法规的变化;贸易模式以及地方、国家和区域指令的制定和执行;不可预见的技术或运营困难;研究工作和未来技术发展的结果,包括在商业竞争力的基础上实现项目和技术规模化的能力;供求关系的变化以及影响石油、天然气和石化产品未来价格的其它市场因素;运营活动和地理区域发生的能源结构的变化;竞争对手的行为;区域和全球经济增长率和消费者偏好的变化;区域和全球从 新冠疫情中恢复的速度,以及政府和消费者因疫情而采取的行动;人口增长、经济发展或移民模式的变化;以及本文和项目 1A 中讨论的其它因素。埃克森美孚 2019 年年度报告10-K 表和后续季度报告 10-Q 表中的“风险因素”,以及埃克森美孚网站 www.exxonmobil.com 投资者页面上的“影响未来结果的因素”标题下的内容。

 

资料来源:

*   全球 CCS 研究所。数据更新截至 2020 年 4 月,基于累积的人为二氧化碳捕集量。在本计算结果中,人为二氧化碳是指在没有进行碳捕获和存储的情况下会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包括但不限于:气田中的二氧化碳气藏;生产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和燃烧中排放的二氧化碳。     不包括仅为提高石油采收率而产生的天然二氧化碳。

Tags

  • icon/text-size
You May Also Like

探索 更多

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埃克森美孚2025年减排计划